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死神》同人文 花欠

2015-03-20 18:00:43 来源:百度银菊吧 作者:酸奶控阿御 编辑:室见立华 浏览:loading

  她捏着笺,立在阶下,远远就听得到一片嬉闹。

  “秋水长天雁字成双,蟹肥膏黄,正是分赃好时光。”

  坐在头等席上的八千流捏着嗓子唱完了这一句,一个滚儿就跌回十一番队长的肩上,只留一双眼扑闪扑闪地看着大家。

  这句开场白热情且奔放,说得人心都惶惶。被女协打压了多年的浮竹队长一个胸闷,一连串儿的呛声咳嗽。露琪亚小声地在下头爆料,这又该是哪位哪位代的笔了吧。音梦挡在她面前斟半杯热茶,丢一个压低了的白眼:你声音小点儿,莫叫会长听了去,多生的那些个节外枝桠。

  七绪妹子没办法了,义无返顾地站起身来躺枪,高声宣布,第一百三十三届女协主办即真央校友聚会现在开……

  “开酒了开酒了来来来开酒了!”

  三九番副队一起跳出来打圆场。底下人倒也卖面子,于是一片杯盏叮儿铛的响。八番的副官僵着一张脸站在那儿,被自家队长一个勾肩拉下来,“小七绪也来喝酒嘛~”

  她瞧着这鸡飞狗跳真是团圆美满,一时不知如何跨步进去,只在门口倚着看。面上笑盈盈,心里有些空,倒也不算太虚,像是铺了层白雪一般的松软。

  几杯黄汤灌下去,大半道行尚浅的就原形毕露。感慨似水年华的惆怅了,泡妹把马子的蠢蠢欲动了。

  晚来的雏森妹妹千年难见地跳窗进来,红着一张脸扶着墙在喘气。卯之花队长站起来拍拍她的肩,替她拂了沾在上头的樱花。夜一是眼尖的,见小女生耳后还簪了一朵,就笑着打趣儿问了声,这是哪家的少年郎给的定情信物呀?底下立马有不知死活的人起哄着,“可别是六番队长始解了。”坐在最外头的白哉一抬眼,全世界都安静了。

  万年负责打圆场的修兵就笑了,按着边上吉良的肩说,“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以前在真央,开樱花的时候,哪家小姑娘身上不沾几瓣儿”。顿时四下里嘘声一片儿起,十三番的清音小学妹又被推出来领着头检举揭发,“谁不知道修兵学长以前才是真央的大众情人,您就省省吧。”躺了枪的那个只好苦笑,“哪儿轮得到我,女神在这儿呢。”

  话头丢了过来,再不说话就不像样了。她收起发怔的表情,干脆也跟上群众挪过来的目光,拗了个S,万众瞩目地挪进来。“哎哟哟哟”的开场白还未吐完,被京乐春水一句压低了的叹息打断。

  “从前的真央,顶好看的,可不是樱花。”

  可不是。京乐队长到底是看惯了风月的老手,忒是会说话。听得这一句,她也就噤了声不说话,只笑眯眯地坐下来,举了酒杯,“我来晚了,扰了大家赏花兼调戏桃子妹妹的雅兴,该罚!”

  一杯酒下肚,什么真的假的活的死的你的我的他她它的,统统不在乎。

  上过真央的大多都知道那里的樱花林,流传了后世三四百年的“贵族家主迎娶小姨子啊呸呸是迎接小姨子”与“清纯少女温柔熟男一见钟情就此误三生”等戏码均出于此。然而如同京乐队长一般通晓风雅的,却是懂得此中真谛的:最美往往不在人口舌间。

  在这里,顶好看的,是开在水里的莲花。

  真央是个好地方,风水盈润,什么都养得活。尤其是花苑水池,到了春夏天,远远就是一阵扑鼻的香。南苑养的是莲花。池子里开成片,花上点着烛,摇摇曳曳,好似水中飘荡着的许多无根的星星。

  那些甜软的香味煽动着夏日的燥热,联手夏祭与烟火,怂恿着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发动一场暴动。即便是那名誉校长山本元柳斋重国莅临,恐怕也阻止不了这场欢乐的叛乱。

  松本乱菊来真央的第一年,夏祭正巧选在了荷花盛开的好日子里。

  那会儿,她还只是贪玩儿的小丫头,看中了一朵,就要去摘。一同考进来的青梅竹马却一把拉住她说别去,这荷叶做过手脚,太轻,承不住瞬步。她有些不高兴,眼珠一转儿,又把鬼主意打到身边陪着她的那人身上。

  一年级的小孩子们总是无忧无虑且无法无天的。他们还未见识过的东西有太多,亦不懂得“规矩”这玩意儿有多渗人。小丫头是只管自己开心的,就掐着嗓子发嗲,晃了晃市丸银的胳膊,说嗳你用神枪择一朵呗。他僵了一僵,摊了摊手,脸上表情是残念的,心里大约是庆幸自己还好没带着刀出来。

  她真的不乐意了,扭着身子发小脾气。小姑娘是习惯了被他安抚的,过一会儿不见银来哄他,只听得水声响。她转回身去,见到的是小男生卷着裤脚管儿蹚水回来,手里还攒着一朵小小的花。

  她看着,又是惊讶,又是高兴的。等到他走上来了,她凑过去,说出口的反而成了不知好歹的一句“怎么不挑朵大的呀。”

  好在市丸银也不介意,食指压在唇边,抛一个讨饶的笑。他说,乱菊啊,违禁的事儿要做得低调。

  她翻白眼,心里想的是违都违了再低调有个毛线用,不过脸上倒是始终带着笑。花接过去了,她就炫耀似的拿在手上,回了寝室还特意讨了个玻璃杯养起来,宝一样地照顾着。

  左右床的姑娘就喜欢拿她开玩笑,说您这是要养宝莲灯呢,还是等着里头生出个哪吒?七绪不屑于装温柔,总是正大光明地嫌弃她,说她发神经。她不管,照样换水换得勤快,整个夏天都是飘忽晃荡的。

  有一回,市丸银来找她,见到窗口上摆着的花,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眯了眯眼就一个瞬步跳上来。吓得松本乱菊死死挡住窗口,不敢让别的姑娘瞧见他。

  总是不正经的小狐狸就用膝盖撑着窗棱,把脑袋凑近她脖子,低低地笑:“难怪乱菊桑最近身上总是很好闻啊……”

  小姑娘被他这一句说得炸了毛,用他教出来的白打劈了一掌,瞬间外头狠狠一声闷响。

  室友开门来问,乱菊怎么啦?她红着一张脸摆手,喊着没事没事,脑子里还兀自萦绕着他刚才那句话。听着是假,说着却真的动人。

  室友见她又傻乎乎地笑了,也是看惯了,便扔了一句“没得救了”,替她关了门。

  再过三四天就是夏祭,传说中的真央传统节日之一,couple专场。她是满心欢喜地期待着的,等那个为她折了花的人也来将她像花一样地取走,放在心上捧回家。

  怎知当日她候了许久,不见他来。挨着班级一个个问过去了,才知道,原来这小子走了运,早早就被人挑走去了护庭十三番,算跳级,只留她一人在这里傻站着。

  松本乱菊先是懵,后来慢悠悠清醒了,也学着旁人一般半真半假地笑骂。回头同诸君笑别了,一步一步拖着腿走回宿舍里,小姑娘膝盖一软,睡得四仰八叉。

  有些事是哭得皮肤发干也没用的,那还哭它作甚么呀。

  傍晚时分,她起了身,半拖半拽地拉了三四好友一道夜游。瞬步上墙,打窗折花。小丫头们胆大包天,放照天球照明,嬉笑声亦步亦趋地跟着影子,掀翻了真央半边校门。空余一枝打了蔫儿的荷,枯坐窗台等天明。

  这人不告而别不是第一回,松本乱菊笃定着他早晚要回来。这笔账她且记了,按天数算利息。只是人在真央,要费心的实在太多。比起一句占了三页的鬼道咏唱来说,市丸银委实不算什么。日子一久,她还真不怎么在乎他了。

  于是这迟了六年的再见面就着实有点上不了台面。松本乱菊正为方才年级主任斩钉截铁的一句“夏祭禁止适用六十以上鬼道”生闷气,抽着手里的伏火扎小草人,被身后人一拍肩,魂飞了一半。

  他是老样子的吊儿郎当,只笑嘻嘻地同她打招呼,“哟,小丫头。”

  她一抬眼,手里啪嚓一声扯断了一条灵压。心也如同手里的半根红线,无处可依地飘荡。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死神专区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