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勇者大冒险》同人文 你的眼睛很漂亮

2015-10-24 12:21:33 来源:百度贴吧 作者:亚瑟是我的 编辑:室见立华 浏览:loading

  晚上下班下大暴雨的那一夜,丰绅在狭窄的电梯第一次遇到了安岩。当时的他淡淡的瞟了一眼,然后沉默不语的静待电梯开门。

  他当然认识安岩,因为他是神荼的助理,隔壁T.H.A公司的老对头。从刚开业,到今日的竞标无一不和他们作对。安岩似乎也认出了他,踌躇了半天,许久还是给他打了个招呼。

  看上去真怂,特别是当他缩着脑袋的时候。心下这么想着,他面上不显山露水,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了安岩的招呼。

  不是不知道,好多人私下里说他高冷。这让他疑惑了好久,之后了然,大概也就是说自己老成吧,不苟言笑,看上去冷冰冰的。可是有谁是生来如此?那一刻,丰绅忍不住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努力,努力的回想,可是记忆出现了断层。

  泛黄的记忆,有着爱听的戏剧乐,父亲死板的脸,固执的个性,他第二天早上洗脸,镜子里的那个人,冷冰冰的和父亲一样死板。明明犹记得小时,特别特别喜欢一只猫,哪怕已经不记得名字,只是特别特别的喜欢。喜欢到不愿意放手,喜欢到自己亲手埋葬了他。

  这还真是另类的喜欢呢。滑稽荒唐,也就是丰绅了。大概也只有,丰绅这个人了。

  安岩这个人他或多或少听过一点,很多人说他和神荼关系好的让人咂舌。真是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忍耐神荼,那样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的。他是如何忍耐的呢?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昨天的合同上,助理安岩傻乎乎的在合同上多加了一个零,若不是发现及时,他们公司就亏大了。

  蠢得可以。

  没有注意间,身旁的安岩呕吐起来,更不妙的是——他吐了自己一身。黄黄糊糊的东西糊了自己崭新的西装一身,看上去恶心,闻起来也作呕。

  靠近点,他才闻到安岩身上淡淡的酒味,淡淡的。

  饶是如此,丰绅还是说:能遇见晕电梯的家伙,全天下估计也就你一个了。

  他从一开始就想知道,明明下午就该离去的T.H.A人员,为何到他下班还逗留在公司里。不过由于这一项事情不是由他负责,而是旁人,所以顶多好奇了片刻,便漠不关心。

  现在细想,后悔不已。

  电梯门开了,大半夜的下着雨,外头冷嗖嗖的,飙着冷风,安岩已经迷迷糊糊,蜷在他腿边,抱着他的腿不知道嘀咕啥。气的他只想一脚踹开这家伙。

  可惜不能,若是真踹了,谁知道明天T.H.A公司会做些啥,一帮人那么护短,还是连错误都一起护的混蛋。青筋暴跳了半晌,他转过身对司机说,送我们一起回家吧。

  第一次,用了,“我们。”

  你相不相信语言的力量?不是指动漫里的言灵,语言及力量,一息间可以毁天灭地。而是指,语言对于人心的力量。比 如说政治家的演讲,比如说罪犯临终的忏悔。

  丰绅第一次体验到了,他坐在汽车上,忍耐着安岩和他呕吐物的气息,居然不再有多少愤怒了。心中很平静,很平静。无波无澜。

  “我们”,他第一次试图用我们的时候,是他和父亲。可惜父亲总是那么忙,身旁的女人总是那么多,多到他连阿姨都不想喊,多到他七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

  七岁的丰绅面部表情还很发达,眨眨眼,笑起来的样子,逗得一群跳广场舞大妈忍不住惊呼。虽然她们粗鄙又吵闹,但是被抱住的感觉是切切实实的温暖。

  一个大妈当时就笑眯眯的说,“丰绅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星星在夜空里,一闪一闪的。以后孩子的眼睛,肯定也一样漂亮。

  提孩子还为时过早,不过身旁的安岩切切实实开始不安分起来。他开始唱歌,抓着他的西装,抹了抹嘴,嘶声裂肺的嚎起来,一边还可怜巴巴的掉着眼泪。

  刚刚还柔软下来的内心,又回归常态。丰绅只觉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厉害,揉了揉,最终叹了口气:怎么哭的这样厉害啊。

  万万没想到,嚎的厉害的安岩,竟真回了他一句,迷迷糊糊的说:因为有混蛋。

  到现在,混蛋这等粗鄙之词,他用过一次。是在顶撞父亲时用的,和自己最喜欢的猫有关。父亲想养一只尊贵纯血统的狗,而不是街边哪都能看到的土猫。于是把他叫过去,很是随意的挥挥手,让他自行解决。

  再也不记得当时的愤懑,身体只还留存着当时不屈,将要落泪的复杂情感。他抬起头,恶狠狠的争辩起来,用了生平第一个“混蛋”。

  不知为何,这大半夜的他居然开始追溯起童年,还翻箱倒柜的找起自己压箱底的照片。还有那只蠢乎乎的杂种猫。可能是因为窗外下着雨吧,还可能只是安岩蠢的和自家猫一个德行。

  因为嫌弃安岩一身酒味,丰绅毫不客气的让自家保镖,把他拖到浴缸里,从头到尾刷了一遍,还打了一层乳液,直到香气扑鼻,才从浴室拖出来。

  于是,保镖问道:要送到客房吗?

  送到客房?大半夜吐了自己一身,干嚎的自己耳朵都要聋了,折腾的自己现在都没睡,还想睡床?这么想着,他冷哼一声,说道:“让他睡沙发。”

  丰绅是真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哪怕只是让他睡沙发,也肯定比他平时睡的床还要舒服了。可这么一想,他又觉得有些不爽。

  说到底,看上去老成持重的丰绅,并不是一个多么宽容的人。有时还是会性情外露,也算得上是可怜童年里,最后的残影了吧。

  可恶。

  走过客厅时,忍不住多看了安岩一眼。熟睡的他也不安分,破口大骂神荼混蛋。这让丰绅了然,原来之前说的混蛋是神荼。

  这样子,他开口道:可惜啊,世界上混蛋这么多,你也是一个。

  第二天他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安岩还在沙发上睡觉。打着呼噜,流口水的那种。他的眉毛抖动了几下后,他走到沙发,一巴掌拍醒了那家伙。

  安岩大惊,起来时抱着头连声喊着:“神荼我立马起来!别打我。”

  “是丰绅。”

  “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啊啊啊!”

  这问题问的有趣,问的他有些想发笑,“你喝醉酒,吐了我一身。”

  一刻钟后,安岩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子对面,两个人沉默的吃起早餐。下了一晚上雨后的早晨有微风,吹进来时很凉爽 。浅黄色的窗帘吹动时,飘的很漂亮。

游民星空

  安岩有些诧异,他问:“没想到你这么严谨的人,家里却是暖色调的。”继而左顾右盼起来,“居然没有把我丢在公司里,看不出丰绅你是一个好人嘛。”

  “我现在就很后悔”,丰绅顿了顿,“吃饭,别废话。”

  不识抬举这个词大概就是描述安岩这种人的。丝毫没有醉酒吐了别人一声的羞耻感,也许有?不过须臾间就消散。连吃饭时安静都只维持了片刻,便又自顾自说起来了。

  他说他的,丰绅吃丰绅的。今天早餐是鸡汤面,一勺鸡汤喝下去,胃子里暖暖的。早上窗外刮进清爽的风,连花瓶里原本含苞待放的小雏菊,都盛开了,开出灿灿的黄色。早餐两个人一起吃饭,鸡汤弥散的香气,和回忆里最初家的记忆一样。

  那时母亲还在,还会在餐桌上聊天,还会一起吃饭。

  安岩自说自久了,见没人搭理,便不再多说。

  丰绅用筷子敲敲碗边,“接着说。”

  这吓得安岩缩了缩脑袋,和那天电梯初见一样怂。呐呐道:“抱歉…… 我不说了。”

  这人真有意思,让他不要说时他自顾自讲了那么久;让他说,却又不肯说。真是矛盾。

  他最后说了一遍,“我让你,接着说。”

  他们是一起去的公司,安岩委婉的表达了关于“能不能送我去T.H.A公司的想法。”对于这一点,丰绅冷笑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表达了关于“我要找他们算算这笔账的想法。”

  他默默的放在心里,只等着T.H.A的人过来接安岩,然后等待他们的赔礼道歉。就在这一刻,他又忽然觉得自己幼稚可笑,只是一个小助理吐了他一身,在他家住了一晚,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

  很至于。因为他们是T.H.A.

  临下车时,丰绅第一个跨出车,还没站定,就被丝毫不注意前方的安岩撞了一个趔趄。差点没有跌倒。那一刻,他再次觉得自己的斤斤计较,十分英明神武。

  在这偌大的地下车库里,丰绅一把揪住安岩,有些气急:“你连下车都不看一下的嘛?”

  谁料那人撞愣,低头嘤嘤了一声抱歉后,居然就不多再言语。

  事实上,丰绅也觉得自己猛然涌上来的火气已经下去,不,说是火气,反而更多觉得是,“怒其不争,无可奈何”这一无力感。现在,他不想知道,安岩是如何能忍耐神荼那一冷冰冰的人。而是想知道,神荼是有多好脾气才能忍住安岩这个家伙的。

  和自己一样?无可奈何?怒其不争?

  这家伙做错事后,缩着脑袋的模样和那只蠢猫一个德行。不时还会抬起头眨巴眨巴眼,偷偷看你的动静,看看你有没有消火。

  沉吟了片刻,他对司机吩咐,让他把安岩送到T.H.A。

  然后他转身给了安岩一张名片。他说:“有问题找我。”

  明明想好了要看T.H.A服软的念头,好像片刻就消散。安岩傻乎乎的样子慢慢和内心某种东西重叠起来。

  抬起头的安岩,一幅受宠若惊的表情,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呢?

  想了想,丰绅这么回答道:“你以后孩子的眼睛一定会很漂亮。”

  这世界上一物克一物。

  或许从那一刻,丰绅就该意识到,丰绅这个人总是对安岩没有办法。

  哪怕在还没有喜欢上的时候。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