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勇者大冒险》同人文 归玉行

2015-11-05 17:16:21 来源:百度贴吧 作者:猫猫の小丸子 编辑:室见立华 浏览:loading

  我叫安岩,今年大四毕业。

  我玉树临风,潇洒自如,向来是一个清廉正直的人,从不会因为周围人的视线而低头……

  呃,除了翻钱包买公交车票的时候。

  安岩正在乘车去往翠屏湖的途中。还好没有错过今天的最后一班414,他想着。晚班迟到过无数次的安岩,对于自己再多迟到两回就会被解雇深信不疑。打工仔的命运可是完全捏在老板手上的,他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不知不觉叹息了一声。

  就算是每个月只拿两千块的打工仔,安岩也是有梦想的。

  二十岁,正是刚刚撒开父母的手、自己一个人行走在社会上的年纪。有些惶恐、又略有期待地加入“真实的社会”这个巨大的竞技场,在与其他的初生牛犊角逐的途中,安岩始终把那个不知何时会来到的梦想牢记在心里。

  他默默地看着垂落的夕阳渐渐消失在视野中。如墨晕般染开的黑色,很快便侵吞了天空。

  黑夜降临。

  车里的人各自为席,三三两两地散布在不同的座位上。车厢的顶灯洒下明朗的白色光,所有人都好像约定好了似的看着窗外模糊不清的景色,只有陈旧发动机的蜂鸣声还在嗡嗡作响。安岩早已经习惯了末班车的冷清,但是今天的公交内,却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他一欠身探出头去,透过公交车前方巨大的挡风玻璃,看见两束昏黄的车前灯被前方道路上的黑暗侵蚀得惨淡。安岩这才明白过来,到底是哪里有些不对劲。

  一整辆车,十个人,一个垂头玩手机的人都没有。从坐在尾部的安岩视角看,前面所有乘客的姿态都一模一样——侧着头,如雕塑般地看着左侧或右侧的车窗外。窗外除了黑暗空无一物。安岩睁大了眼仔细看才反应过来,他们看的就是这如墨的黑色。

  今天的天色黑得太快、太深。他们正行驶在盘山公路上,最忌讳的就是看不见转弯方向的车况,而恰恰现在车前灯能照亮的距离少得可怜。更糟糕的是,司机似乎是一个飙车狂野分子,在这样奇差的能见度下丝毫没有减速的意识。

  一辆黑夜中在山路上极速行驶的末班车。想到这一点,安岩的心底也开始打起鼓来。他死死盯着窗外,感觉到车内这股不寻常的气息——是来自其他人的恐惧。

  呲——!

  突如其来的一股尖啸声刺穿了耳膜。身体往前扑去的一瞬间,安岩反射性地就抓住了前方座椅上的扶手。车还没完全停下来,前面一个中年人就冲着司机座位大嗓门地咋呼着:“我操,开夜车开那么快连急刹都刹不住,他妈不要命了啊!”体态臃肿的售票员大妈从专座上起身,懒洋洋地回头看了那中年男人一眼,用洪钟般粗犷的声音回道:“拦车的都不怕被撞死,你一个太监替皇帝急什么?那男人恼羞成怒地要回嘴,此时车门却开了,上来了一男二女三人,显然就是大妈刚刚口中那拦车的人。安岩咋了咋舌,尤其是那个男的,大半夜的穿着一身黑衣服还敢在公路上拦车,真是个不怕死的主。那中年男人看到的确是有人上车,有些吃瘪,从鼻头哼了一声,也就不再说话。

  那两个着装暴露的女子一上车就分头坐下了。安岩正觉得奇怪,最后上来的光头男人就把一沓红色纸币甩在了售票员大妈的票务盒里,惊讶得大妈连车票都忘了撕给他。在全车人诧异的目光里,男人一屁股坐在了之前嚷嚷的中年男人旁边,让那个中年人不舒服地往旁边挪了一挪。

  看起来可能是嫖客和两个妓女,所以才要故意分开坐,装作彼此不认识。安岩这么想着,用眼角余光偷瞄着坐在自己右前方身形窈窕、发髻高束的女人,在她翘起二郎腿、从裤兜里掏出一根香烟的时候,又兴致缺缺地别开了眼睛。

  车又开始移动了。或许是因为司机开快车的兴致被上车的人给打了岔,车速终于维持在了一个正常的水平。由于感到安全,车里的乘客坐姿都懒散了不少,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地掏出了手机,对着各自的屏幕傻笑了起来。

  气氛好像活跃了一些,可是安岩并没有加入其中的打算。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又把手机塞回了口袋,眼神紧盯着窗外。

  九点十五分。

游民星空

  平时的这个时间,公交应该已经停靠过下一站了。然而今天司机狂飙了近半个小时,下一站却似乎还遥遥无期。安岩的冷汗从脖子流了下来;他好像是穿过了一整节车厢,看见了最前面同样冷汗直流的公车司机。

  末班414公车上洋溢着快到家的欢乐气息。唯一心里透彻的,只有坐在首尾、死死盯着黑暗的两个人。

  他们同时发现,山上,起雾了。

  安岩的手心都捏出了汗。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司机开车的速度能慢一点、安全一点;却又矛盾地期盼着车速越快越好,快到能在下一秒就摆脱这令人惶惶不安的境况。公车司机的心理素质恐怕不太好,安岩想着,因为他能感到最坏的情况正在发生。

  车速在慢慢变快。

  此刻,黑暗就像是一只巨兽,高傲地俯瞰着这一片山林。这辆公交车,好比巨兽如炬的目光底下的一只兔子,正在因恐惧而做着临死前最后的逃窜挣扎。

  呲——!

  正在此时,又是一个急刹车打断了安岩的思绪。他下意识地就看了看刚刚刹车时叫嚷的男人,发现对方正是张口欲骂又不甘地闭上了嘴的表情,不觉有些好笑。车门打开,售票员大妈很尽职地蠕动到门口,靠着栏杆,非常痞气地对上来的人说:“买票。”来人却完全忽视了她的气场,眼光直直地看向了安岩。

  那一瞬间,安岩呆住了。那人在售票员的咒骂中走向他,他却只是呆呆地盯着对方,一句话也说不出。

  ——那是何等……的眼神。安岩想了好一会儿,才把中间缺失的形容词填上。

  十几米外的一个陌生人,要以一种怎样的眼光看着你,才会在一瞬间就让你意识到除你以外的人都不是他的目标,并且他绝非因善意而来。

  ——那是何等暴虐的眼神。如鹰隼狩猎啮齿动物一般,从高处俯瞰着猎物的眼神;仿佛你不紧绷全身肌肉、集中脑内所有注意力死死盯着他,下一秒的恍惚就会让你被深不可测的压倒性力量撕成碎片。更让安岩紧张到几乎窒息的是,他已经完全地被捕猎者锁死在了车厢的角落。他脑内一闪而过砸窗逃跑的想法。不过他放弃这个想法也是在一瞬间,因为对方已经快他一步,扣住了他的手腕。

  逃不掉了。安岩这么绝望地想着。从位置上被拉起来的时候,安岩的腿都是颤抖的。那一刻他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这个人,要我死。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