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终结的炽天使》同人文 百夜米迦尔与家畜的爱恨情仇

2015-12-29 15:16:15 来源:百度贴吧 作者:北城南珂 编辑:室见立华 浏览:loading

  我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杂交,和他们口中的人类家畜,应该没什么分别吧。或许我啊,就像妈妈讲过的那个小女孩一样,将会在寒冬里悄无声息地死去,直到我遇到你……

  我以为这一生,有你足矣。只是别忘了我也有一半贪婪的血统,让我最后许一个愿:下一世,让我成为你,再早一点见到你,早一点爱你,而你,可否做我长亲。

  午夜,和往常没什么分别。

  脚步声越来越远,我逐渐睁开了眼睛。

  刺目的光打在脸上,我深吸几口气,扶着墙站了起来,向着那团光源看去。

  “居然忘了拿走火把,真是……太粗心了啊。”我扯了扯嘴角,悲凉的笑,却被自己的牙划伤了嘴唇。

  “自己的血的味道还是没怎么变,还是,好涩。”我舔了舔那滴血,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那味道使我清醒了几分,混沌的脑子回忆起我最不愿记起的事,我,是个吸血鬼。

  不,准确来说,应一个半人半鬼的……

  杂种。

  我叫洛桑,在这个所谓的家畜区的唯一一个常住“吸血鬼”。

  我不知道多年前爸爸和妈妈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爸爸抛弃了我和妈妈,而妈妈,为了我死了。

  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权利,没有庇护,在这里,被打,权当晚餐后的消遣。

  其实过去这么久,我早就习惯了,受伤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打痛了,打晕了,就可以暂时进入自己空虚的幻想里,逃避一下我仍未接受的现实。

  伤口渐渐愈合消失,我尽力拍了拍身上的灰,只是身体上的酸痛依旧让我几乎动弹不得。

  肚子刚好“咕咕”地叫了起来,意识有些模糊。

  我抬起左手,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手腕,一狠心咬了下去,血流进嘴里,很涩很苦。

  风吹过,没有声响。

  一点火星溅到胳膊上,疼得我回了神,松开了口,我知道,自己的血,吸多了也是会要命的。

  平静一会儿,我动了动自己有些发肿的腿,踮起脚握住火把,拿下来。

  “他们是怎么放那么高的?”我疑惑道,只是空荡的街自是不会有声音来回答我。

  “不过,”我迈开了步子向前走去,“你们自己不小心,就别怪我咯……”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界定这里的白昼与黑夜的,毕竟这里的天,一直漆黑,而灯火,却将它映得如同白昼。

  虽然只是半个吸血鬼,我同样拥有快速愈合的能力,可是没有血液的供给,愈合的速度明显减慢了许多,而且我知道,自己的血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时间差不多了,我来到他们给人类造的“采血站”的长阶前,等着他出现。

  以我的身份当然得不到食粮,不过,这可不代表我会等着饿死。

  白色的小衣服从血站走出来,脸上带着孩童褪不去稚气。

  “这!这!”我压低声音向他喊去。

  白色的身影闻声跑来,他坐在台阶上,甩了甩他那银白色的头发,玫红色的水一饮而尽。

  白净的胳膊伸出来,摆在我面前“喏,洛桑,又饿很久了吧。”

  咽了咽口水,我推开了他的手,我知道他刚抽完血。

  “再等等。”

  “哎呀没事!等什么等啊!”说着,手腕已顶在了脸上,堵住了我的嘴。

  血的甜味蔓延在嘴里,我无意间闭上了眼睛。

  温暖的大手覆到了头上,身体颤抖一下,我回了神,松开了嘴。

  手从头上移开,温和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怎么了?洛桑。吃饱了?”

  脸莫名其妙的有些热。

  “嗯……”一时语塞,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记忆里这样的温暖,只有妈妈给过。

  “好了,不闹了,回去吧,那些高个子又来了。”他转身跑开了,手腕上还留有我的牙印,暖暖的微笑映在眼里,像梦一样。

  “其实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杂种的一天,原来和我们是一样从早餐开始的啊,呵呵。”刺耳的嗓音入耳,我的心一紧,下意识往后躲了躲。

游民星空

  只是没料到那声音的发出者又向前逼近了几步,压得我喘不过气。

  “杂种,怎么?你也学会害怕了?”语气里满是嘲讽。

  我这才发现自己今天是不太对劲,往常的自己怎么可能往后躲,这是怎么了……

  容不得我多想,倏地,一个拳头从右边飞了过来,不自觉的回身,那手从眼眶边擦过。

  “怎么?杂种,还会躲了?”肚子上猛的受到一脚,我摔了出去,只是那双脚又在步步紧逼。

  “杂种,刚刚那个家畜是谁啊。”说着,在我身上又是一脚。

  “杂种,这算是偷食啊。”语气的气势开始奇怪的减弱,“你知道吗?这是不合法的。”

  我诧异他为什么会以这种语气对我说这个,只是没等我反应过来,柔和的语气一瞬间增大了分贝,恢复了平时的暴虐,喊了出来:“你会害死他的!”

  “哐。”这一次,比之前任何一脚都狠,瘫在地上的我直挺挺地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喉头一阵苦涩。

  我心里想笑,能有这个味道的血的人,除了自己,应该也没别人了吧。

  我尽力睁开了眼睛,将血咽下,看着他慢悠悠地向我走来,站在我面前,抬起了另一只脚。

  我盯着他那张一直令我作呕的脸轻轻勾起了嘴角,一点血流了出来。我清楚地看见了他眼睛里闪过一瞬的犹豫,只是那脚却丝毫没有迟疑地一下子踩在我的肩膀上,“怎么?不说话了呢。”语气和动作违和得很。

  我收起了自己的笑,转过头去。

  身上很疼,但奇怪的是我依旧清醒。肩膀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我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我的骨头在一点点被压扁,一寸寸向后移动。

  我在等,也在赌。

  我等着,等那个带着一种目空一切的眼神的身影降临,将这些不速之客通通逼走。

  等到了,赌局就开始了,我赌现在这个踩在我身上的高高在上的完整吸血鬼,不会把我违法吸血的事说出去。

  “你还……话?”我的神志开始模糊,他说的话我什么都听不清,耳边只有自己肩膀“咔咔咔”,一次比一次尖锐的声音,那的骨头,快碎了吧。

  不知道这样痛苦的时间过了多久,一大片阴影遮住了我眼前最后的光,他松开了脚,我知道,我等的人,应该是来了。

  “你们在做什么?”

  “没,没做什么……只是她这个杂种手脚不干净…我………她一下…………走了”刚刚的趾高气扬烟消云散,只是我真的听不清了,眼前被黑暗笼住。

  这是我第一次被打晕,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银白色头发的男孩冲着我笑,然后,梦醒了……

  睁开眼,天黑了,我还是坐在墙旁边,周围没有吸血鬼,一个都没有。

  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扶着墙站起来向自己家走去,家里的西红柿,应该够我当晚餐的了。

  我伸出手握住妈妈给的怀表,感受着它的声音,只是,我抓了个空。

  怀表不见了!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