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死神》同人文 以君之谜

2015-03-21 14:43:55 来源:百度死神吧 作者:SESSMARU 编辑:室见立华 浏览:loading

【-5】

  有一天,我从大虚森林回来。并没有看见第三十刃站在虚夜宫门前,我有点诧异。

  ——妈的老子诧异什么。她站在门前不站在门前关老子屁事。

  后来,我在路过乌尔奇奥拉的行宫时看见了第三十刃。她正在和乌尔奇奥拉说着什么。我定在那里,没有离去。心里像是有什么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我皱眉。那种感觉令人无比厌恶。我想当时那感觉应该是对第三十刃的无比厌恶产生的。

  当天晚上我第一次听见她在虚夜宫里的脚步声。她来回走着。唱着歌谣。那种我无法明白的歌谣。

  “nobody knows who I really am

  I never felt this empty before

  And if I ever need someone to come alng 

  Who’s gonna comfort me and keep me strong?……”

  我后来发现乌尔奇奥拉也没有睡,我感觉到了他的灵压。

  第二天我问了问戴斯乐女人们突然唱歌是为什么。他面无表情地回答:

  她们恋爱了。

  我想。她恋爱了。对象是他。——我呸,有没有搞错。身为十刃身为虚这种垃圾情感。

  我就是厌恶。可恶。呸。妈的。

  之后。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我从大虚森林回来后再也不曾看见第三十刃站在虚夜宫门口等候我。为我说:“欢迎回来”。然而每天晚上都能听见歌谣。也能感觉到乌尔奇奥拉的灵压。

  那时虚圈已经很冷,视野向上,看不见一朵云。晴朗清爽的感觉已经不在了。——我呸。老子在这儿伤感个什么劲啊,她不在了我有什么好伤感的。还什么触景伤情。呸。

  “哟。老兄。今天没有去大虚森林大开杀戒了吗?我正要去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啊。”阿波罗的声音令人无言。我坐在虚夜宫的大厅边沿。今天我还是没有去大虚森林。从第三十刃不再出现的第三天开始,我就没有去了。

  “少叫得那么亲热了,老子和你不熟。”我顺手拿起武器将要离开。阿波罗抚了抚脸颊。“不要这样说嘛,我们好歹也是统一战线的嘛。”

  “什么意思。”谁和你统一战线了。我呸。拿好你的SM9892号药品滚回你的火星去吧。

  “因为我听说你很讨厌我们第三十刃啊……”

  我们的?什么叫我们的。我转过头瞪了他一眼。

  “……再加上你好像十分想知道她的虚洞再哪里哦。”他微微笑起来,和第三十刃十分相似。

  “那又如何。”我没有停住脚步。继续走着。

  “我现在正在调试一种药。要不要试试看?就趁最近第三十刃和乌尔奇奥拉白天要执行任务的时候吧?如何。”他走近我,摇了摇突然拿出的瓶子。

  “你说什么?执行任务?”我第一次稳住了疑问的语气。虽然我不明白原因。但我总是有一丝微微的感觉,那和戴斯乐称呼我为“诺伊特拉大人”时有些相似。但却又有一丝不一样。

  七天之后。

  我去了一次大虚森林。回来一如既往地看见了第三十刃。她温柔地说:“欢迎回来。诺伊特拉。”

  我想,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4】

  从上次她结束任务后,她就一直叫起我的名字了。她不再仅仅地说:“欢迎回来。”而是说:“诺伊特拉。欢迎回来”。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的名字,况且还是以比我高的身份称呼我。那样很令我不爽。就像是在踩扁我一样。

  那天,轮到我和第三十刃执行任务。我们没有很快地到达目的地,而是慢慢用走的。准确来说,她一直像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地,或者跑来跑去,而我一直跟在后面。

  我很想提前走,可是我无法单独地提前到达目的地,因为我不知道这次任务的目的地在哪儿。——妈的。为什么蓝染大人不直接告诉我目的地是哪儿。而只把目的地告诉第三十刃啊。

  “呐。诺伊特拉。”第三十刃突然叫我。我很不爽她又叫我的名字。

  “嗯?”我眼睛看向别处,“什么。”

  “你喜欢虚吗?”

  这是什么怪问题。“不。”

  “可是你自己也是虚耶。而且而且,你去大虚森林的日子比其他十刃都多耶。”她的口气像小孩子。

  “无聊。”我是为了杀戮才存在的,所以我期待每一天的杀戮。

  “那你觉得你会为你身为虚而骄傲吗?”

  “……”我不知道答案。我只明白我需要每天的杀戮让自己生存。

  “啊……你什么都不想,真好呐。”她笑得像一朵花,令人惊艳。

  “……”

  她见我没有再要搭理她的意思,就没有再接话。然后,她继续向前跑着,长发飘动。她的双脚迈得那么开,那么奔放,宛如只自由的羚羊在草原上奔走。不过,她也只是一只虚。本质上和我们没什么两样。

  不能为自己身为一只虚而悲哀,虚也不能有过多的思想。否则我们的选择只能是像蚂蚁一样软弱地死去。

  到达目的地之后。杀戮开始。

  她还是高高地站在战场上方,平静地看着我一个人拼死地杀掉那些没用的杂碎东西。——第三十刃,你好好看着。老子一个人可以轻易干掉这些砸碎。

  我的刀慢慢地,从没有血,到沾满了血。然而还是有很多的杂碎不断地进攻上来,我明白自己可以轻易干掉它们,但是长时间的反击,再加上我还是有几处伤口,我觉得自己有些撑不住了。但我还是拼了命地去砍那些杂碎。

  ——老子怎么能在第三十刃面前丢这种脸。老子是诺伊特拉•吉尔加。老子。老子。老子。老子。老子。老子。老子。老子是最强的!!!!!!!!!!!!!!!!!!!!!!!!!!!!!!!!!!!!!!!!!

  攻上来的杂碎们的血溅在我的脸上。——妈的。老子还没挥刀它们怎么就流血了。妈的。

  我好像看到梦境的景象了。

  突然。不见麒麟。也不见饕餮。不见虚圈月亮。不见日月星河暴躁。只有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出现。还有一抹淡蓝色。和那首歌谣。

  “nobody knows who I really am

  I never felt this empty before

  And if I ever need someone to come alng 

  Who’s gonna comfort me and keep me strong?……”

  “……”

  “I know you would follow me and keep me strong……”

  我睡了有多久。耳边只有一些唠叨的声音: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自己不行了就叫我一声啊。笨蛋。自己不行了就叫我啊。我们都是十刃。我们一起执行的任务啊。为什么不叫我呢。睁开眼睛啊!!我在骂你呢。笨蛋。”

  我只能感觉自己倒在地上。还在虚圈。还有就是,滴在脸上的东西,湿湿的。——那是什么鬼东西?

  我努力使自己睁开眼睛。——妈的刚才是哪个混账在骂老子垃圾。老子起来一刀子废了你。

  待我使自己坐直之后,才看见第三十刃坐在我面前。她的头发有些散乱了,右边的衣服已经破了一半,很憔悴的样子,应该是几天都没有合眼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又很不爽。瞪了她一眼。

  她见我恢复了,她又冲我吼:“笨蛋!笨蛋!自己拼死战斗什么!我还在呢!你这笨蛋!像野兽一样!”我记得她曾经笑着说我像只野兽,但这次感觉是不一样的。她第一次用责备的口气和我说话,没有温柔,没有笑容。

  “你!……”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称呼了她,即使没有名字。她微微抖动了一下,继而握紧拳头给了我一拳:“笨蛋!”——这令我心里更是满是厌恶。

  当晚,回到虚夜宫后,我问起戴斯乐。

  “戴斯乐。”我有气无力地叫他。

  “是,诺伊特拉大人。”这种称呼才是我喜欢的。

  “什么东西是湿湿的,球状。”我明白的表达能力不好。但我还是以一副平静地声音来说。

  “……嗯……”戴斯乐第一次没有果断地回答我,“血滴。”

  “透明的。”我补充,我肯定当时那不是血。

  “水球。……!!”他的回答令我一刀子飞了过去。我看见他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你这混蛋。好好想。”我加重了语气。因为我想知道我从来未曾见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抱歉,诺伊特拉大人。我猜那大概是……眼泪。”我喜欢他的口气。

  “那是什么。”这种回答倒是值得相信。

  “悲伤和懦弱的表现。”我记得戴斯乐那时候还是面无表情。

  “第三十刃有吗。”我有些好奇。

  “抱歉,没见过。”

  “什么意思。难道她没有?”我感到更加好奇。

  “抱歉,大人。眼泪每个人都有,只是在于有没有表现。”他低下头。

  “哈。”我轻蔑地笑了笑。什么每个人都有。起码我就不会有。

  我是第八十刃。我是诺伊特拉•吉尔加。我是最强的。悲伤和懦弱的表现?不属于我。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死神专区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