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圣斗士同人小说幸运儿之关于水瓶的卡妙

2015-04-01 11:34:15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朝圣者 编辑:祈求 浏览:loading

  假如把卡妙存在的世界和我的世界重叠起来,那么他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已作古,按理说,那时的陈年往事我不应知道,然而倘若有据可查,便令当别论。卡妙先生的生平事迹,记载在一部史诗当中。

  在下今日既不想歌功颂德,也不欲伤春悲秋。卡妙属一人千面的哈姆雷特型。其人仅为野史当中的一介配角,戏份不多,资料稀缺,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所以倘若在下的一家之言,与您心中的那位卡妙不同,这也不足为奇。

  列位读者,下面就容在下由野史外传《圣斗士》入手,将这位历史人物的生平细细道来。 说卡妙之前,在下先来聊聊冰河。

  许多人提到冰河的时候会嗤笑他是“恋母的小子”,能这么说的人,估计不是糖水里泡大的就是蜜里泡大的,想必是幸福得令人嫉妒的家伙。因为将他人的不幸当作笑谈,是惟有幸运者才能享有的特权。

  试想一个没有父亲和其他亲属,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孩。如果对于这个孩子,母亲就是他生活的全部。那么他的心里,将会怎样深信和依赖着唯一深爱自己、比世界上其他所有加起来还重要的母亲?而当这个最亲最爱的人被残酷地强行从身边夺走时,他又会怎样痛恨夺去母亲的力量,并且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母亲找回来呢?

  在故事里,这孩子叫冰河。当失去母亲的他在遥远的异国见到父亲时,那位父亲对他却像陌生人一般冷膜无情,很快又把他送走了。这在他痛苦的心中又埋下一颗恨的种子,怀着这样的心,这孩子长成孤僻乖戾的人也不奇怪。

  但冰河没有走上歧途,他相当幸运,因为他遇上了卡妙。 故事到这里步入正轨,冰河被送到位于西伯利亚的修炼地,在那里,他见到了老师,开始成为圣斗士的训练。在西伯利亚的六年之间,艰苦但不失乐趣的生活和学习丰富了冰河的生命,严苛的修行将他锻炼得体格强健,与其他人交往则给予他正常的人际关系。冰河能成长为今天这样勇毅坚强而不失温柔的少年,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一个是他去世的母亲娜塔莎,第二个就是他的老师卡妙。

  卡妙先生相当不苟言笑,在动画版中相貌更是酷肖裙带菜成精,约摸多年的寒带生活已经把他的浪漫细胞全打磨没了,平时面部肌肉运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说话能简洁则简洁,注意,我说平时,必要时他还是很能说的,毕竟副业是教师。

  教学方法姑且不论,卡妙这个老师当得尽职尽责,他教给了冰河许多东西。尽管这男人从不直接表达出他对学生的关爱,但即使冰河有个普通父亲,我想,他父亲也不会比卡妙爱他更深。

  关爱归关爱,可卡妙一则年轻,没有经验,二来心思又不像女性那么细致。冰河被送到东西伯利亚的时候只有八岁,正是刚上小学的年纪,与正常教育稍加比较就会发现,卡妙那种谈不上多温柔的冷面派教育方法其实不太适合小孩,尤其冰河还有点心理缺陷。

  有人说,他是在教圣斗士预备生不是在教小学生。可预备生也是小孩啊,所有的孩子当然都希望别人对自己好,对自己笑,希望被表扬夸奖。而这种事情卡妙恰恰很少干。冰河周围没什么同伴,性子又不比星矢皮实,一而再再而三惹毛魔铃最后发现:啊,这母夜叉对我比其他人好多了。小家伙胆小脸皮儿薄,何况卡妙一上来就板着脸吓唬他:别光想着见你妈,不然你死定了。

  卡妙老师……你给学生留的这是什么第一印象啊……

  所以冰河开始铁定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后来发现卡妙没有他看上去那么厉害,反而对学生很照顾,这才慢慢放开。

  卡妙为人出类拔萃,又一身正气,很容易让人产生崇拜心理,当年冰河和艾尔扎克都说过“要成为像老师一样的人”。这种心态在后来一直影响了他们的一生。

  假如没有意外,即使两个学生无法超过老师,最终也都会成为优秀的战士。

  可是,艾尔扎克死了。

  无论卡妙还是冰河,都会觉得那是自己的责任。

  “如果当时留在这儿就好了。”

  “如果不去看妈妈就好了。”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依这二人的性子,卡妙不会提,冰河也不会问。但艾尔扎克的死无疑在冰河和卡妙之间造成了裂痕。一个不着痕迹地加倍呵护仅剩的学生,生怕他再出什么意外;另一个则加倍小心不要再给老师添麻烦,唯恐会让老师生厌。措词行事倍加谨慎,极力避免触及对方的临界线。

  战战兢兢的结果是两人反倒生疏起来,好比被一堵看不见的墙隔开。这次事件的余波之深远,则一直延续到圣域那场史无前例的阋墙之战。

  资料上写卡妙是法国人,可我觉得他那做事严谨,极有计划的风格其实更像德国人。冰河会参加叛乱,这大概是卡妙没料到的,不过他到底多啃了好几年土豆加黑面包,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很快采取应对措施。从西伯利亚沉掉冰河母亲的船,到在天秤宫把冰河冻进冰棺,全都是一手策划好了的,环环相扣。

  卡妙了解自己的学生是重情的人,早在训练时代,他就经常拿“不想见你妈妈了”激他。卡妙一直教导冰河和艾尔扎克“要像万年冰山一样冷酷”,在他看来,“情”是限制力量的枷锁。

  他知道冰河挑战圣域权威的结果是与黄金圣斗士为敌,也知道以冰河目前的实力不可能赢。

  所以,至少,卡妙要看看冰河有没有打赢自己的实力,如果冰河赢了,到时候再考虑放他前进。

  卡妙沉掉了船,最后一次利用娜塔莎刺激冰河,还在冰面上留下了简直就是明明白白昭告天下“我是犯人”的留言。果然,冰河看到后又痛又怒。他是疑惑,但在内心深处始终喊着:“绝对不信!”自己最崇拜的老师没道理做这种事,更何况,卡妙是那么正直的人。即使后来在天秤宫,卡妙亲口承认是他所为,逼着冰河动手,冰河依旧不能接受。他陷入了极度的矛盾之中,一方是最亲爱的母亲,一方是敬重如父的师长,无论如何取舍,都像是用利刀从心头活活剜肉。

  抱持着矛盾之心,冰河挥出了软弱无力的拳。而这些,卡妙应该早就料到了,毕竟他比谁都更了解冰河。

  于是冰河被杀,被封冻起来。他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卡妙替他保护自己。

  因为他是他唯一的孩子。

  在冰河身上,卡妙倾注的感情最多,也最深。整整六年,他一手把冰河带大,眼看着他个子一点点长高,肩膀一点点变宽。武艺、知识、做人的道理,卡妙把自己所知的一切毫无保留地教给冰河。他像爱亲生儿子一样爱着冰河。为了冰河,卡妙做了自己能做到的所有的事情,甚至包括下手杀他。

  无论如何,卡妙不会让冰河死在其他人手里。

  无论如何,卡妙不会让冰河死。

  卡妙总是教导冰河要冷酷,可是连他自己都没能做到。如果他真能狠得下那个心下得去那个手,我宁可相信撒加会笑容可掬在圣域大门口迎接女神。

  按照普通标准,卡妙算不上温柔,只是,他比他自己想的要温柔。

  即使冰河只是假死,他依旧还是流下了眼泪。他不是不会哭,然而这是全书中唯一的一次,卡妙在冰河面前流泪。他的镇定和傲气决定了他绝不会在被他保护的人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只有这一次例外。

  因为冰河已经永远看不见了。 到这里,都是卡妙事先策划好了的。谁想半路上居然杀出个程咬金,青铜一行竟突破了重重险阻,闯到天秤宫救出冰河。就算卡妙料事如神,也想不到会有这种变数。

  当冰河继续前进的时候,这个先前一直很听话的乖学生已经是公然跟老师对着干了。卡妙从没碰上过这种事,而且他又不是什么好好先生,肯定会想:好哇!小兔崽子,我好心好意把你救出来,你居然还敢不领情?

  这时候卡妙还不至于太担心,因为中间有个米罗,米罗知道他怎么想的,应该会对冰河手下留情,放他一马。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米罗是放了冰河一马——放他上来了!通过第十宫以后,师徒对决已经成了弦上之箭,不得不发。

  看着水瓶宫门口那个面无表情把两个青铜放过去的卡妙,我总觉得他其实已经气得快炸了。那句“让你看看老师的厉害”的潜台词应该是“看我收拾不死你”……

  通过米罗的嘴,卡妙的心态冰河已经了解,没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了。而米罗把冰河放上来,就说明冰河赢得了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的认可,他身上带着猩红之十五针的伤,卡妙不会认不出来。

  现在两个人的目的都已经明确摊牌了。

  此刻的冰河,已经不再是憧憬着卡妙的少年,而是与卡妙对等的、信念坚定的战士。

  这场战斗,是两个男人之间,信念与信念堂堂正正的碰撞。

  但是这个时候,双方谁都没料到卡妙会死。 卡妙不是完人,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二十岁时谁都有种臭脾气,卡妙也不例外,那就是特别的自以为是。冰河的想法他知道,并非否定冰河,只是卡妙更肯定自己。

  刚开始卡妙仍想执行原计划,速冻兼顺便教训冰河,下手快准狠,也确实把冰河打得够呛。但想要前进的强烈信念居然能支持着冰河第二次破冰而出,拖着重伤坏死的躯体放出跟卡妙不相上下的冻气,虽然只有一瞬间,可也够卡妙这个常识计划派吓一跳的了。

  卡妙一慌,就打出了能要人命的冻气,而且还收不回来,可他根本没起杀冰河的心。冰河那时已经被打得失去了意识,既不躲也不反击,卡妙急了,慌里慌张地喊着冰河,叫他醒过来。

  叫他活下去。

  或许是听到了卡妙的声音,或许是奇迹,冰河在濒临死亡的刹那醒来,转瞬的清醒救了他的命。面对死亡威胁时,冰河爆发的潜能使他直逼绝对零度。

  到这个地步,卡妙再自以为是,也不能忽视冰河的执著了。他终于明白:要阻止冰河,除了杀死他,别无选择。

  卡妙第三次摆出了曙光女神之宽恕的起手势。他仍然心存犹豫。卡妙对冰河说:你一无所有,肯定是会输的。他依旧希望冰河可以放弃。

  冰河的回应是同样的起手势,水瓶星座最强之拳——曙光女神之宽恕。

  卡妙知道,他不能再手下留情。

  拳与拳相撞,凛冽的冻气充满整座水瓶宫。冰河一直没出声,好像已经冻得神智不清了,但是他还活着。

  冰河不想死去。

  卡妙希望冰河活着。

  二者的信念在此重叠。

  与其说卡妙败给了冰河的力量,不如说他败给了自己和冰河共有的执念。虽然他并没有放水,但汹涌的冻气仍旧像海潮一般朝卡妙袭来,强大的力量直接打在他身上。

  卡妙站在那儿,望着他的学生,他并不觉得痛苦或遗憾,冰河赢了,卡妙由衷地感到欣慰。生命最后的时刻,他如愿以偿地看到冰河超越了自己。

  新生的白鸟伸展开羽翼,飞向苍穹。

  即使失去卡妙的庇护,现在的冰河也能独自好好活下去。他已经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将会开创自己美好的人生,他的未来充满希望……

  在卡妙倒下死去的时候,嘴角流露出微笑,仿佛在诉说他内心的平静与满足。

  故事在这里告一段落。后来,当我可以稍微不那么严肃地提到卡妙的时候,我总会送他一句话:“计划不如变化快。”

  这个人给我留下了严谨计划派的深刻印象,应变能力不算上乘,甚至可说略显僵硬。所以,当冥王篇,他和撒加、修罗一起以叛徒之身登场,刺杀女神的时候,我大吃一惊。

  撒加还好说,我可以推说他精神又分裂了,剩下两个就比较难以相信了,一个号称最忠诚;另一个又是死板男。他们俩都这么疯狂,难道真的人死了性子都会转?

  “像万年冰山一样冷酷”,这一次,卡妙做得彻头彻尾,跟昔日战友大打出手,毫不念及旧情。即使知道内有蹊跷,还是看的人心里发毛。

  杀沙加的时候,卡妙质疑:我们可不可以用AE,如果用了会不会失去圣斗士的资格。唯有这片刻,我才窥到一点他旧时正直高傲的影子。

  然而这三个人为了达到目的,真的是什么豁出去不管了。见死不救,痛下杀手,与从前的同伴对轰AE,种种辛苦总算没有白费,洞悉隐情的女神,在三名忠心耿耿的叛徒面前引颈自戮,配合他们把这场戏做下去。尔后,在地上冥王城,三名“叛徒”终于撕下伪装,堂堂正正地以圣斗士的身份开战了。

  原以为他们至少能见到哈迪斯,然而仅仅一道微弱的晨光,就能让这些强悍的勇士动弹不得。

  三人当中,卡妙尤其狼狈不堪,虚弱地跌倒在地,任小丑侮辱。他的肉体被肆意凌虐,然而却什么都做不到。

  已经无法继续追随女神,与她并肩而战了。尽管身为圣斗士的职责,还一次都没有履行过;尽管还一次也没有在雅典娜的旗帜下战斗过,可是已经什么都无法弥补了。

  那时,他心里一定不甘至极。死亡乘着黎明的翅膀到来,即使不想死去,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生命化为飞灰,抱着悔恨的心情再次堕入冰冷的永眠。

  我已经不会再有所作为了,我失去了力量,甚至连眼睛都已经看不见了,可是,即使如此,我却依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至少,在这虚伪的生命消逝之前……

  当听到冰河的声音时,卡妙竭力撑起身体。已经全盲的眼睛朝着冰河跑来的方向转去,就像他还能看到一样。

  卡妙笑了,他朝冰河伸出手去,他的手臂从伸出的一刹那便开始沙化碎裂,化作散落的尘埃。他的手,他的眼睛,他的嘴唇,他的生命和微笑都在碎裂。

  可是他笑得那么真诚,在他短暂的一生中,这是我见过的他最打动人心的笑容。

  那个时刻,我仿佛看到时间化为有形的物质,横在冰河与卡妙之间,整齐地裂成两半。

  冰河奔跑的每一个姿态都如此清晰,他跑的很慢,而卡妙化为尘埃的速度快得难以形容。我看到泪水慢慢地从冰河的蓝眼睛里涌起来,慢慢流过他的脸颊,慢慢在空中坠落,我看到他极缓慢极缓慢地扑过去,去抓卡妙的手。

  他的手只触到灰烬。

  那微笑的男子已经不在了。残存下来的,只有他未能说出的言语。

  拜托了,冰河…… 倘若这便是英雄的末路,那么,卡妙的死亡将伴随着巨大的遗憾,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剧情需要,他最后一次站在我们面前。不止是他,他们都回来了。

  或者,那可以说,作者也抱着这样的梦想吗?

  不再单枪匹马,不再各怀鬼胎,最强的十二人,终于抱着同样的信念聚集到在一起。曾经犯下的罪过,在这一刻清赎,曾经留下的懊悔,在这一刻得到弥补的机会,无论是否曾经走过错误的道路,在这一刻,那些男子们终于回到了正确的起点——同时也是最后的终点。

  他们回来,因为他们是雅典娜的圣斗士。

  是守护大地的圣斗士。

  “来吧!

  为了地上的爱和正义!

  把全部生命和灵魂化为一体

  燃烧吧!黄金小宇宙!

  向着黑暗的世界

  输送一线光明!”

  当生命幻化为光之箭,撕裂黑暗之际,我看到他们一同笑了。 卡妙,有人曾为你悲伤叹息,感慨命运的不公;也有人曾将你诠释成一个不幸的人物,在私情和责任之间举棋不定。

  可是,我却由衷地觉得:卡妙,你是世间少有的幸运儿。

  你的一生光明磊落。贪念、疯狂、悔恨、悲怨、罪孽,即使身处此间,然而,无论什么都不能让你的灵魂沾染阴暗。

  卡妙,你认为,有几人面对死亡之时,能够像你一样露出坦然无憾的笑容呢?

  你曾三次死去,也曾三次微笑。

  生命诚然可贵,然而,还有许多东西值得牺牲生命去捍卫。

  更多的生命,和平,爱,忠诚,正义,

  还有希望。

  假使你像罗马皇帝一样,在临终的时刻要求掌声,我想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拍起手来。是的,为什么要为你流泪呢?你一生都行走在正直的道路上,以信念为剑,以荣耀为铠。你活过,爱过,战斗过,这世界的每个角落,人们的心中,都留下了你生存的证明。

  卡妙,当你在叹息墙下微笑的时候,你的眼中看到了什么呢?

  是你的父母?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兄弟?你倾心恋慕的女子?抑或是你为之奉剑的女神?

  我不知道你是否忆起了它们,但是,有一个景象,你一定是不会忘记吧。

  那是在极高极远的蓝白天空、白色阳光照耀之下,西伯利亚白雪皑皑的辽阔大地。

  卡妙,你一定记得,那里有犬吠、炉火、炊烟、喧笑和三角琴的旋律,有你守护的人们及他们的家园,还有金发蓝眼的少年——你的孩子和继任者,他将和你一样,成为尽职的坚毅卫士。

  你一定看到了吧,卡妙,你所深爱的土地和人们的昨天与明日。 卡妙,我不爱慕你,但也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来说,你是特别的人,在众人之中,我唯愿能够和你一样。

  你得到了你希望得到的一切,你所有的梦想都得以实现。你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在完成使命的快慰中跨过天国之门,你的遗产是值得信赖的后辈,你的祭物是一颗纯洁无瑕的高贵心灵。还有什么样的死亡能比这更好呢?

  说穿了就是:

  我羡慕你,幸运的卡妙。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圣斗士星矢黄金魂专区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