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星空 > 宅文化 > 同人 > 正文

《死神》同人文 浦原商店的一夜

2015-03-21 10:17:44 来源:百度银菊吧 作者:武汉六中 编辑:室见立华 浏览:loading

  “你怎么才来呀,乱菊小姐?其他几人的治疗都快结束了”浦原摇着扇子,悠然自得的站在店门口,看着气喘吁吁的乱菊背着茶渡,一手牵着小雨,还拖着之芭的义骸,看起来活象两个逃荒的难民。

  还不帮帮忙。乱菊没好气的说。

  浦原笑者接过茶渡,‘看来只是太累了,并没受伤呢,你们快进来。“

  ……这是护庭原12番队队长住的地方吗……乱菊皱了皱眉头,真是那个~俭省啊……夜一能在这里住一百多年,她果然非同一般。

  一旁的店长无奈的笑了笑,怎么每个人都是这副表情。碎蜂也是,乱菊也是。我的商店真有这么烂?嘿嘿……他露出了一丝阴笑。

  那个……乱菊小姐就睡走廊尽头的那间好拉……

  !!!这是客人住的房间吗??乱菊气愤的想。浦原这奸商看我好欺负~~乱菊看到自己的“客房“,简陋的比刚才的客厅又有过之,大大郁闷了一把。除了一张茶几和塌塌米之外,一无所有,连窗帘也没有挂,和一个仓库也差不了多少(某木屐帽子:本来就是仓库)。银白色的月光没有掩饰的洒在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不管那么多拉,将就一晚再说。乱菊叹了口气,解下斩魄刀,靠着墙边的床躺了下来。累死。没想到巴温特这么难对付。

  这床好硬……和自己在十番队的宿舍不能比简直。看来自己还是过惯了舒适的生活了。上次睡这样的床是什么时候呢,十年,二十年,还是一百年前?记不请。总之是银离开的那一夜就对了。

  那一夜,也是在这样简陋的房间里,也是一个月华如水的背景下,被门外突然的月光弄醒的她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银坐在床沿,脸上没有惯常的狐狸般的笑容。原来他的眼睛是红色的呀,乱菊暗想,可它们从不曾为我睁开过。

  突然,额头上有冰凉的触感。银吻了她。胸前的项链被拿起,又放下。她努力装睡,可是没有成功。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只看见银光着脚离去的背影。

  这是第几次呢?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再回来了。一时间乱菊想起来追赶他,最终还是没有动。自己不过是个包袱,想带就带,想扔就扔,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

  所幸的是他留下了足够的食物。

  所幸……

  因此她可以多活一些时日。

  乱菊自己都对自己的卑微感到惊讶了。原来自己跟银这些年,不过是为了吃饭和活着呀,怪不得人家要离你而去呢,只会浪费粮食的没用的家伙……

  多年以后乱菊想起这些,还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一边努力在心里驱逐所有关于他的正常不正常的念头。习惯了掩饰自己的软弱和思念,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是优秀且坚定的。因此都在内心暗暗同情她,因为银的离去。如果他们知道,也许那个人一句话就可以让她倒戈相向,背叛尸魂界的一切,他们又会怎么看她?被爱冲昏了头脑的糊涂女人?事实本来倒也的确如此。只是没有爱情可以让她沉溺其中,没有承诺和其他言语的诱惑可以让她糊涂,市丸银,甚至没有给一个理由让她背叛……

  你还是如此的不可救药。松本乱菊。她恨恨的对自己说。

  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失败……不堪一击……她抱住膝盖小声抽泣着,感受着久违的刺痛。自己有多久没有哭了……可是还是没有办法释怀过去……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一段生活而已,而且远不如现在舒适……。但是让人怀念……这是穷人的天性么……自己又开始伤感了啊……市丸他并没有告诉我他不喜欢我……难道这么久你还希望他回头看你……荒谬……

  断断续续的想着。突然隔壁有轻微的响动,乱菊惊了一下。急忙用袖子抹干眼泪,“咣”一声,唯一的茶杯被打翻在地上。

  真烦。都是那个死木屐……她不想再呆在这里,于是轻手轻脚的拿起灰猫,走出了浦原商店。

  月亮比我想象的还要亮啊。

  尽管已是暮春初夏,空座町的凌晨依然有些冷。她不禁紧了紧衣服,不小心碰到了胸前的项链,想了想,还是把它取了下来,攥在手里,漫无目标的走着。

  后来审视自己,十番队副队仍是不能确定当时的她是否在期待一场邂逅。

  不知不觉到了当晚和巴温特老怪物打斗的公园。这里没有什么破坏的痕迹,正如现世的生活和尸魂界永远是这样密切联系却又没什么相干。而自己,一个尸魂界的死神小卒子,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无关痛痒的却不失为虚伪和软弱的生存。一面还努力维护在别人心中的所谓形象……别人问我为什么来这儿怎么办?就说是侦察地形好了……敬业的……好借口。

  你活着与否又有什么区别呢?无论是市丸银,还是尸魂界都不会因此有所改变。

  她不禁捂住脸低泣。项链悄然从手中滑落,正待要拣,却看见那东西被一只黑猫衔在嘴里。

  “夜一……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乱菊失声道。

  黑猫不慌不忙的变回人形,“那个,闲逛而已。昼伏夜出是猫的本性吧,难道你以为我是来抓老鼠的不成。”

  ……

  “你哭了啊,有什么心事吗。”夜一坐上长椅,关切的问。

  “不是—哪有------你说什么那~”她刚想隐藏,可面对金色的眸子中锐利的目光,竟无端胆怯了,只好换了个理由:“好吧,我是很郁闷来着,打一个又老又丑的巴温特用了那么久,而修兵和吉良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我太弱呢……”低下头,这个理由怎么说也有一定的真实性,希望她不要深究。

  “别骗自己,乱菊。我并不了解你,可是我不相信你是那种为了一时成败耿耿于怀的女子。唔,这项链你拿去是谁送给你的那。真好看的说。”

  乱菊接过项链,冰凉的金属让她打了个寒战。

  那是银的唯一的礼物。

  她还记得有一天银装做无所谓的样子抛给她一个指环,她看到那是一个纯银的戒指,光滑而圆润,在掌心闪耀着柔和的光芒。那家伙说自己一不小心捡到的,‘反正你也没什么装饰品,就戴这个得了。’她记得自己欣喜的把戒指套在每一个指头上,发现中指和无名指都挺合适并为此窃喜了好一阵。虽然后来银又“一不小心”捡到了一条链子并要她穿起来挂在脖子上,她也小不甘心的照办了。

  事实是银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把她养大,除了吃的喝的还没给她带过别的什么,就谋划了一个上午并在傍晚的时候溜进西20区抢劫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妇女逃回来,用里面的钱打造了一枚银戒,用剩下的钱买了一条链子,当作一个即兴礼物。

  尽管乱菊从不认为银会走这种狗屎运,她还是乐于相信现成的解释。

  她仔细端详着这枚戒指,看到内圈刻有一行细细的字:Ichimaru。那是她拿到自己死神第一个月的薪水时做的第一件事。仿佛迫不及待要证明松本乱菊的ownership。自己一相情愿的毛病,还不是一样到现在也没改掉……

  ……

  是因为蓝染他们吗?夜一突然问到。

  ……

  那不是你的错。谁也没有错。他们蓄谋以久。又那样强大。你完全不必自责的。

  “可我终究没有抓住他。我本来应该用尽全力把他留在尸魂界的。”她喃喃到。

  “你抓的住吗?你再多犹豫一会儿手就废了。我和碎蜂也是用瞬步勉强才躲开的呢。你反应还真快。可造之才哟~”夜一笑道。“可以作我的接班人了~~”

  躲开……躲开??

  自己明明是被市丸重重甩开的啊!怎么是躲开的?难道……

  “乱菊,你也许知道我为什么来到现世吧。”

  “恩,是因为店长……”

  “我们可曾是尸魂界的罪人呢。”

  ……

  “我想说的是,善于恶的界限也许不如人们所认为的那么清晰,死神了解自己尚且不能,又如何知道真理一定站在己方一边呢!与其相信不断变迁的外部,不如相信自己的心。这世界有很多事是无法弄明白的,还有许多事就算明白也无能为力,真正可以把握的很少很少。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有选择道路的权利,你也一样。”

  “我……夜一小姐,你觉得我修炼卐解行不行呢?我想变强。真的真的!!我一直很崇拜你的!你自己不说,还把碎峰和一护都训练的那么恐怖,我资质差点点,可是我会很努力的!!求求你了!你是世界上最伟大最美貌最善良的人了~”

  夜一苦笑。碎峰不算是我帮的吧……“那个,你若执意如此我不反对,你目前的能力完全可以自己修炼,我尽力就是。”他不明白的是乱菊的情绪怎么变的这么快,刚才还愁眉不展,现在又满面春风??

  “我们回去吧,天都快亮了。”夜一看乱菊抽出灰猫就要开练的样子慌忙阻止她。

  “也是。”

  回家的路上乱菊暗暗发誓,你这个傻蛋,现在唯一要作的就是赶快解决巴温特,然后练成卐解,为尸魂界做的实质的贡献。要是这也办不到,你干脆找个锐角自行了断得了……

  夜一用略带惊讶的表情目送乱菊回到房间,然后才闪进房间边上的那扇门。

  “喜助,醒醒!”

  店长似乎睡的很熟,没有反应。

  “你给我醒过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装睡!”

  “唉……我今天怎么这么走背字啊……干什么都不顺……”浦原一脸困扰的坐起来,“知道几点不?你是只猫我可是个正常人……”

  “少废话。”夜一不耐烦的打断他,“你干吗让人家乱菊睡仓库?她哪儿惹你了?”

  “她和碎峰一个鼻孔出气,竟然认为我的屋子很简陋~再说我本来就住房紧张,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吃白饭的,我一年的收入都被他们败光了~~”

  商人的劣根性……夜一喃喃道。到底是在现世待太久了啊……

  “你找我干吗来了?”

  “刚才乱菊说她要我教她修炼卐解。我答应了其实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

  “她怎么突然这么想?受什么刺激了吧。”

  “巴温特算一个,但更重要的可能是蓝染一伙的叛逃。她很后悔没有抓住市丸银,因此认为自己必须变的更强……都说不是她的错了……这孩子……“

  抓住市丸银……

游民星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死神专区

1 2 3 4 5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漫迷评论
小编力荐
热点资讯
每日动画
美图壁纸
漫迷热议
二次元手游